华为文集

柳传志:我很佩服任正非 但联想走不了华为的路

像联想走的路,把高科技成果产业化的路,是一条走十里就安营扎寨休息看好了地形再走这种风险性小,但是时间比较长的道路。而华为把技术确实投在了前头,敢于用大胆的投入往前做,确实在全球获得很大的成功。他的胆量和气魄是我所没有,毕竟我们讲“守正而出奇”,像乔布斯是天才的原因,一个是他的结果本身拉动了市场需求,而不是根据市场需求做事。

2021-12-03

AI财经社:任正非再造华为

10月底的一天,东莞松山湖,许久未在公众场合露面的任正非,和华为一众高管出现。他专程参加华为企业业务五大军团(煤矿“军团”、智慧公路“军团”、海关和港口“军团”、智能光伏“军团”和数据中心能源“军团”)的宣誓仪式。

2021-11-25

任正非:办公室里无将军 不打粮食的管理者坚决淘汰

“尊重知识、尊重个性、集体奋斗、不迁就有功的员工,是我们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素。市场部集体大辞职的壮举,开创了华为公司内部岗位流动的制度化,使职务重整成为可能。因为创业期间他们功劳最大,他们都能上能下,别人还不能吗?

2021-10-19

任正非:只有极少数人是拥有超我意识的使命主义者,乔布斯是,我大概也属于这一类人

任正非曾看到媒体刊发的一篇文章《华为的宿敌思科,诞生爱情土壤中的技术之花》,说:“我不如钱伯斯。我不仅倾听客户声音不够,而且连听髙级干部的声音也不够,更不要说员工的声音啰!虽然我不断号召以客户为中心,但常常有主观臆断。尽管我和钱伯斯是好朋友,但又真正理解他的优点有多少呢?”但同时他说:“只有极少数人是拥有超我意识的使命主义者,乔布斯是,我任正非大概也属于这一类人。”

2021-10-06

任正非:敞开胸怀,解放思想,从全世界吸引“高鼻子”来中国工作

任总在2022年优秀人才&“高鼻子”获取工作汇报会上的讲话。任正非表示,要敞开胸怀,不拘一格,更加积极进取获取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。近两年加大了海外留学生的招聘力度,现在要关注“高鼻子”人才的获取,给予海外研究所更多的预算。我们要招一些会使“洋枪洋炮”的“高鼻子”进来,用三五年时间,从以前的“土八路”逐渐走向国际化。

2021-10-04

《商业周刊》:华为任正非是新时代的“成吉思汗”

《经济学人》称它是:“欧美跨国公司的灾难”,《时代》杂志称它是:“所有电信产业巨头最危险的竞争对手,”爱立信全球总裁卫翰思(Hans Vestberg)说:“它是我们最尊敬的敌人,”思科执行长钱伯斯(John Chembers)在回答华尔街日报提问的时候说:“25年前我就知道我们最强的对手一定来自中国。”

2021-09-26

任总在中央研究院创新先锋座谈会上的讲话:江山代有才人出

任正非说,华为未来要胜利,必须招到比自己更优秀的人,要国际接轨,并且薪酬在当地国家要偏高,这样才能吸引到最优秀的人才。任正非还提到了华为欧拉会战。他认为,鸿蒙、欧拉任重道远,还需更加努力。

2021-09-15

华为灰度:既要谈理想 又要谈钱

近两年来,华为受关注的程度前所未有。我作为曾经的华为人,见证了它的一路成长、壮大,也与很多人交流分享过华为成功的密码,他们中既有企业的管理者,也有高校学者以及政府机关的领导干部。大家都在思考华为成功的秘诀是什么,而企业又能从华为身上学到什么。

2021-09-07

华为人:一杯敬梦想,一杯敬远方

“你为什么会想去海外?”两年前,我做完这个决定后,这是被问到最多的问题。在同事眼中,我是个比较佛系的慢性子,突然要奔赴海外,而且是去有着“战斗民族”之称的俄罗斯,难免让人惊讶。

2021-08-20

非洲5年,值!

摘要趁年轻热血尚在沸腾,请珍惜机会,也给自己一个机会,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,看一看!

2021-08-18

任正非与身处逆境的员工对话录

人的一生中最难的一件事情就是做人,做人最难,做个好人更难!遇到不顺心的话,绕开一些。主动想办法解决,实在到最后也不能解决,可以离开公司。华为又不是唯一的好公司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过两年也许公司纠正了,你再回来。也许是你想通了再回来。

2021-08-18

华为到该炸掉研发金字塔的时候了

笔者以前曾在美国硅谷工作,和世界上最顶尖的软件工程师和计算机领域的牛人一起共事过,也先后带领过不同的团队交付了一些业界领先的企业级软件产品。几年前进入华为,和几个做企业业务的产品线有些合作,在此过程中感到华为公司在软件产业的差距还比较大;

2021-08-18